2017

03,29

专家视角 | 困境中的突围:传统银行业的人才战略该如何转型?



银行业寒冬的形势摆在我们面前,直到经历了又一个冬天依然没有转暖的迹象。高管集体出走、核心人才外流、管理岗位青黄不接……新业态的不断涌现,让银行业的人来人往更显频繁。


贷款              储蓄

身处行业中心,对这些人才趋势有何看法?

传统银行业又该寻求何种人才战略出路?

      投资             交易


我们针对这一问题采访了英迈寰球人力资源公司的资深猎头顾问Steve Xu。作为一位在银行业有近十五年从业经验的资深专业人士,他亲身经历和见证了银行业由辉煌走向低迷的过程,而专注于银行业的猎头顾问经验,又让他对于银行业的人才趋势和人才战略有了深入了解和研究。


一、银行业对于人才依然有吸引力


近年来,尤其是2015年以来,受到新兴电子银行、直销银行和其他第三方银行的冲击,传统银行业辉煌不再,人才流失常态化,降薪常态化,甚至年终奖1元等新闻也时常见诸报端。


1元年终奖一度成为热点话题


但是作为有着十多年银行从业经验的Steve看来,虽然人们都说银行业进入寒冬,近年来面临着大规模的人才流失,但银行业对于人才的吸引力依然不小。

 

市面上有一些优秀的人才,依然青睐银行业内的发展机会,伺机回到银行业,这其中甚至不乏从互联网金融行业“回炉”的人才。谈到这种现象,Steve认为这种现象很好理解:互联网金融毕竟是互联网行业,确实会有一些优秀的人才跳出银行业后投身互联网金融行业,然而其中会有不少人在学习了新的思维方式后,再把这些经验带到传统银行业中。……毕竟传统银行体量大,机会多,不少人还是希望能够在银行业的大规模变革浪潮中通过在别的行业中学习到的先进理念,在传统行业占据一席之地。”


传统银行与互联网+保持着微妙的关系


二、银行业该如何吸引人才回流?


而传统银行业经历了高端人才大规模出走,高管纷纷跳槽的局面,也开始意识到吸引高端人才回流的迫切性。


在这种情况下——

传统银行该以何种姿态迎接人才回归

又该以何种姿态接纳回归银行业的高端人才

这是摆在传统银行面前的难题。


针对这个难题,Steve为传统银行业提出了以下三点建议:


1. 实施核心人才战略

通常,在企业中关键岗位上的人才,一般不会超过全部员工人数的20%,在银行业也是如此。在银行业,这些关键岗位人才有助于创造竞争优势,由此也成为人力资源市场上被追逐的对象。


传统的银行业人力资源体系注重论资排辈,以行员级别制为典型特征,这种人才管理模式在过去银行业的黄金时代尚能保证银行人才流动的稳定性,但在银行业被各种新兴金融模式不断冲击的今天,传统的银行人力资源体系便显出了其僵化的劣势,难以应对新形势下面临的的人才挑战。


新形势的出现,促使银行业必须重新规划一套战略聚焦的、系统化的新型人才机制,而“核心人才战略”,则是其非常重要的战略之一。银行业的人力资源部门必须聚焦战略导向的核心人才,从战略高度出发,通过资源倾斜满足人员结构调整、人员储备、降本增效等要求,建设出一支真正能够推动核心业务开发、落地的“精兵强将”。

 

无论从短期快速地创造价值方面,还是作为长期的人才储备方面,这些核心人才都能对银行的核心业务发挥真正的积极作用。“能够及早建立起一支核心人才队伍的银行,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笑到最后”Steve说。


人才建设调整方向


2. 改善薪酬结构和人才激励模式

银行业长期以来业绩导向的工作模式,导致了大部分员工背负着极大的工作压力,而银行业业绩普遍下滑导致绩效工资等大幅降低,银行业从业人员普遍工资水平大不如前,这是众多银行人才出走的根本原因。

 

而要改善这种状况,就需要银行业在薪酬结构上和人才激励模式上多下功夫。Steve强调应该从两个方面入手:第一个是完善绩效考核的工资体系。如加入相应的风控指标以降低不良贷款率,建立配套的薪酬考核相关规定,确保结果、奖惩等流程能够有效保障和落实;第二个是建立中长期激励机制。有研究表明,与较长期工作绩效挂钩的薪酬比重越高,带来的风险可能越低。正是因为缺乏中长期激励,短期的薪酬机制又受到行业寒冬影响大幅降低,部分银行从业人员看不到银行业的吸引力与未来希望,才萌生了退意,希望能在更好的平台上获得与自己付出相匹配的回报。


银行业者需在薪酬结构和人才激励模式上多下功夫


“相比于其他金融内部行业,银行的稳定性一直备受许多行业人才推崇,如今也保持着相当的吸引力。但相对滞后的人才观念,使得一直以来银行的人才流失率远高于接纳率,所以与时俱进的薪酬结构和激励模式,是银行吸引高端人才的重要一步”Steve说。


3. 引进跨界人才,促进内部升级

Steve看来,传统银行业的滞后性有三个比较明显的体现:

  1. 业务范围的保守性;

  2. 工作流程的滞后性;

  3. 整个运营结构的固化;

银行的基础雄厚,体量巨大,大刀阔斧的改革决心和改革方式一方面会牵一发而动全身,难以大面积推行,另一方面由于固化的思维方式,内部推行改革也阻力重重。


但在新的市场环境下,许多轻资产业务诸如投资银行、财富管理、直接投资等愈加受到市场青睐,而得益于互联网金融和小微金融机构的发展,这些轻资产业务公司有了除银行之外的更多选择。


新的市场模式倒逼银行从内部开始改革,这时候,放眼于整体金融市场,积极吸引互联网、投资银行、资产管理等优秀跨界人才的加入不失为一种高效的人才补给战略。


而跨界人才的加入,也要求传统银行业加速内部融合与升级,重新恢复自身优势。一方面,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要求银行改变过去以产品、功能和渠道推广为基础的业务发展方式,更加注重客户需求与体验,在此基础上构建新的服务模式,从做功能向做场景专心,从做渠道向做平台转型;另一方面,银行需要进一步发挥自己的资本优势,以及风险控制经验,接纳并有效利用互联网技术,同时充分利用和挖掘好传统银行过去所积累的海量数据。


跨界人才或为金融业带来变革


“促进行业内部的融合与升级,让业务端和管理层更加统一,让决策层和执行层更加贴近,能在吸引高端人才回流的过程中,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Steve表示。


三、人才合理流动是行业发展的驱动力


“我坚信人才的合理流动,是整个行业发展的驱动力,就像我们的动脉血液不断地流动才能使我们的身体机能正常运转。”Steve认为,“人才流动,尤其是银行业的人才流动,能有效缓解目前传统银行业的滞后模式,也能更加促进新型经济模式有效快速的发展,同时还能激励所有传统行业里的从业人员在这种外部的倒逼下产生创新观念。”


各大银行已着手推动“大换血”


Steve认为,当前的银行业寒冬,最多再持续3-5年,虽然形势依然严峻,但已经有慢慢转暖的迹象。正是在这一轮新兴金融模式的冲击下,银行业开始进行艰难的阵痛与转型,而这些措施已经初见成效:目前传统银行领域的业务已经有了缓慢增长,网络技术的升级改造进程也大大加快,民营银行和电子银行的异军突起,也在激励着传统银行业迅速翻身。


新兴金融业态冲击传统银行业,而传统银行业经历积极转型,由此打破传统银行固化趋势,迎接变化,拥抱互联网,这是银行业在当前金融市场的必然趋势,也是银行业在未来能够持续发展的必经考验。